【刃右】兔(完) (第1/19页)

加入书签

景元推开厚重的金属门,朝着角落的阴影中走去。

他略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下,催促从未停歇,诸方压力尽数落在他身上,人人向他讨要一个说法。

说法?

他看着那被锁链拴住四肢,垂首跪在阴影里的人。

哪儿能问得出什么呢?

墨色长发在地面之上披散开来,景元伸出手去,将面前人的下巴抬起来,一双金红相间的眸子黯然无神地瞧着他,似是对他人的触碰毫无知觉。

徒剩一个躯壳在此,他又问的出来什么呢?

他甚至连去一边的铁床上休息都做不到。次一级的重犯待遇一开始与其他重犯相同,伙食日日从门下的凹槽里塞进来,但里面的人从未把食盘放回去过一次,后来新的判决下来,这待遇又改了改,于是狱卒连往里头送饭也不用了。

景元推门进来时,见到了门后面那些一盘又一盘已经腐烂生虫的食物。

应星跪坐在那堆污秽之前,无知无觉。

这是自应星下狱以来,景元法,丹恒似乎没有任何感觉,连呼吸频率都没有改变。

刃想着也许给女人口交需要将舌头伸进阴道里?虽然他从没有从阴道插入中感觉到快感,但或许是他与其他女人身体构造不同的原因?

于是他便向下了一些,竭尽所能取悦顾客已经成了他的本能,他在湿黏的体液中分泌着唾液。

最终,在他快要照顾到丹恒的体内时,丹恒揪住了他后脑勺的头发,制止了他的动作。

“你长了个屄,又当了这么多年的表子,不知道怎么才能爽?”丹恒拉起他的脑袋,看着他问。

刃只是迷茫地看着她,舔了舔嘴角的液体,

在被男人们肏屄时,偶尔会有些快感电光火石般地闪过,但刃甚至分辨不清是怎么回事,就被疼痛取代了。

他只是忍着疼当了这么多年的表子。

丹恒让他躺在了床上,接着坐在了他的脸上。裙子的笼罩下一片黑暗,她粗鲁地从他的脸上碾过去,刃只感觉到她的性器在自己的脸上嘴上蹂躏着,他有点儿呼吸困难,但是比被男人们捅进嗓子深处时好很多。

她像是也将他视作了某种性玩具,腿根夹着他的脑袋,分泌出的体液与他的唾液混合在一起,涂抹在了他的脸上。

刃只感觉到一些软物在自己的脸上摩擦着,他并不了解女人,也不知道一些女人对于插入性交没有感觉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耽美小说相关阅读: 【耽美】乔木生烟 醉於安宁 攻略冤家的教战守则 寻少灰少年 文野综名柯(不想上班的人们) [忍乱]OC短篇集 现代十二生肖之乱世纪元 禁断之恋:月下的誓言 仰望爱神 【蛇须】海月火玉 【原创BL】好事多磨(电子书释出!抢先看优惠中~) 排球少年,日常 hp璀璨的夜 请你不要弄丢我(ABO) 同人文合集(plave/排少/第五) 那一星期。 路上小心 【Vtuber同人】天使计画 汗衫下诱人的怪兽 破坏神的未婚小娇妻?